主页 > 知识国内 >成 为世界冠军Damon Hill有话讲 > 正文

成 为世界冠军Damon Hill有话讲

英国的上一位F1冠军为我们解说:获得冠军之后,Lewis Hamilton的世界将会完全不同──还有他完全準备好向前迈步的理由。

几个星期前,我坐在一个舞台上,两边各有一位英国赛车界的大人物:Lewis Hamilton以及Stirling Moss爵士,虽然我们三人相互展现了对彼此的尊重与敬佩,但当时我的心中却体认到一项有趣的事实:我是这里面唯一的世界冠军。而现在一切都变了:事隔12年之后,英国终于又出了另一位F1冠军,经过了巴西封王战那最后戏剧化的几分钟之后,我知道我不是唯一一个想着「那幺,假如…?」的人。

成 为世界冠军Damon Hill有话讲 

当晚在场的Stirling鲜活地令我们惊觉:有些车手就是得不到他们看似应得的成就,但那也衍生了一个问题,就是获得「世界冠军」头衔与否、是否真有那幺大的不同?儘管他心甘情愿、随时準备冒生命危险,残酷的运势仍然否决了他,他在一次几乎致命的事故中结束了职业生涯,否则他确实可望赢得冠军。类似的是,不过几滴雨珠,却可能大大改变Lewis今年过耶诞节时的心情,即便如此细微曲折的命运造成了庞大的影响与差别,其实他们还是有许多共通点,就像Lewis一样,Stirling丝毫没有虚掷他的机会,Moss有如慧星般地在赛车界拖出了一条非常明亮的尾巴,当他盛年时,他掳获了他那个世代的人心以及想像、挣得了被称做全民冠军的权利,这是他超过半世纪以来的荣誉头衔,而且他在大部分人(特别是英国赛车手俱乐部)的心目中都形同世界冠军,事实上,假如有许多人真正知道、或者在乎Stirling是否曾经赢得过冠军,那反而会令我感到意外,但如今Lewis成了冠军,那会对他的人生造成什幺不同?

我不知道该不该拿我的经验来类比任何其他人,我认识、并且见过许多位冠军,甚至我的先父就是两届世界冠军,但这又如何能够解释相互比较之间的意义?我怎幺知道Kimi Raikkonen、Keke Rosberg、或者Nigel Mansell的体验?我又怎幺知道这对Lewis Hamilton的意义?我唯一能做的,就是以我的经验来稍稍猜测这会如何改变Lewis,而你唯一能打包票的,就是这绝对会完全改变他眼前的未来。

身为本刊的读者,你显然可以接受一个事实,即F1确实是举足轻重的大事业,就全球而言,它是当今世界上电视转播最多、推广层面最大的活动之一,足球当然更广大,但是每个週日在每个国家总计有数百场比赛,F1呢?全世界都看着这一场大奖赛,更巧的是一年18场比赛、每场的选手都相同,也就是说,只要名列其中,就可以让你的名字全球家喻户晓。当我在1994年争夺世界冠军输给Michael Schumacher时,我被英国BBC体育台票选为年度风云运动员,站在我旁边的是连续赢得四次奥运金牌纪录的Steve Redgrave(现为Steve爵士),我记得我还因为票数领先他、而感到有点羞愧,就技术上来说,我是我所处领域的输家,但关键在于F1撷取了更多人们的关注;在巴西所发生的大事(多多少少)将可能再次盖过我们许多奥运明星的成就,而如果Lewis未能获选我们的下一位年度风云运动员,那也会令我感到非常意外。

「一次冠军是不够的,多次称霸世界锦标才是目标。」

然而,在你自己的国家成为风云运动员是一回事,真正用以衡量F1世界锦标赛的却是在全世界所发生的事。身为世界冠军,如果你以为你可以丢出一句「非常感谢大家,晚安。」就快闪走人的话,别作梦了,赞助商会让你有跑不完的活动,而那也是他们应有的权利,但重要的是,你是以赢家的姿态行走,所有的轰动都不是因为你想要获得更多的名声或关注、而是因为你已经达到的成就,并且有赞助商来帮助你将这个成就传遍全世界,我的经验是:由于这是F1,因此会传遍整个地球、无论是在我知道与否的情形下,唯一的例外可能是美国。

成 为世界冠军Damon Hill有话讲 

如果你还不知道,我要提醒你:美国新选出来的总统是黑人,在一个简单的类比之下,Lewis至少会有一段时间被拿来相提并论,但事实上是以往从未有过黑人F1世界冠军、甚至(就我所知)西方世界的任何主流赛车活动都没有出过黑人冠军,儘管我希望绝大部分的人都不会去在意人种问题,但史册上将显示这一刻所发生的事实会引起人们极大的兴趣,这种案例屡见不鲜,但也因此太容易令我们忘记另一项同样重要的成就:他是史上最年轻的F1世界冠军。

当年我赢得冠军的时候,我搭乘协和号飞到纽约去上《David Letterman午夜漫谈》节目,以往F1是属于欧洲人的玩意,但我的独特价值在于我的父亲曾经赢过印地500大赛、兼且David Letterman也是Ayrton Senna的大车迷,因此才会找我去,但我预料Lewis将会在美国造成更大的轰动、而且他有潜力在美国掀起前无古人的F1风潮。令人难以置信的是,在Jesse Owens于1936年奥运会上打破了既有生态的72年之后,种族在美国仍然是一项议题、就像你显而易见的Obama热潮;在所有其他运动中,几乎都已经没有种族藩篱,但F1代表了金钱财富与排他性,它一直是体育界最后一块全白人称霸的领域之一、直到Lewis的出现,如果你觉得我过度诠释了这方面的议题,请想想这个令人难过的事实:若不是Lewis的成功,FIA恐怕不需要开始推行他们的反种族主义运动,Anthony Hamilton多次表达过那对他的家族所造成的难处──我必须要说:若不是Ron Dennis担保支持Lewis的职业生涯、以及Anthony的勇气与决心,我合理怀疑Lewis单凭本身的才华是否足以令他在这个业界立足,我对我们这项运动的怀疑、就如同我对我们这个社会的怀疑,因此,他的故事理当在美国引起人们广大的兴趣。

「Lewis将会需要一名政治谘询顾问——他将会被请求去促成上百万件事情。」

最明显而且最有效的类比就是Tiger Woods,Tiger不只是战胜了偏见、他也在球场上堂堂正正地击败了所有人,这些事实再加上他的言行举止,意味着他超脱了社会阶级,并且(顺便)让他成为行销金童、就像Lewis一样;而Lewis对这整个棘手的议题也非常精明,他说他感觉很荣幸能够为这项运动的公平机会做出贡献,但他强调他尊重所有的种族与族群,他是聪明的,并且他相信事情的是非对错、而不强迫别人接受,他的政治手腕对他在未来将有所助益、无论在F1业界或业外,但他也需要自我认同,而不是让自己被议题主导操弄、甚至超出他的掌控,借用Martin Luther King的话,他要接受「自身人格内涵」的评判,我认为这种素质将可让Lewis成为像Senna那样格局的英雄人物──只要他能够持续取胜。

成 为世界冠军Damon Hill有话讲 

由于他本身的成就,他将会成为那些急于想为自己博取名声的政治人物的宠儿,这里就是改变的地方,因为你一开始只想要开车赢比赛,而接下来你知道自己已经成为其他有所诉求的人的图腾,他将会需要一名政治谘询顾问,无论喜欢与否,Lewis将会被上百万人请求去促成上百万件不同的事情,而他们大部分人都只会获得口头答应予以帮助,但他不可能帮到他们全部的人;人们是否对我们明星运动员期望太高?有时我认为是的,但偶尔你会觉得你有能力去做好,简单的一个签名对有些人来说就很有意义,对于其他人而言,你只是一个机会,那些需求很难去筛选,当你体认到自己无法帮到每个人的时候,那很令人心痛,你很难知道该对谁说不,但你若要维持理智,你就不得不那幺说。「Hamilton管理中心」无可避免地将要扩增。

最伟大的赛车手,是那些能将自身头衔所造成的推广效应发挥到最大的人,在这方面最伟大的是Juan-Manual Fangio、Ayrton Senna以及Jackie Stewart,但Lewis所景仰的Ayrton是一个更特别的例子:他的同情心和正义感太过强大,有时令他太过紧绷,我在Lewis身上也察觉到同样的责任感──还有血液中的火燄!看着他如何发展,将会很有意思。随着时间的推演,我可望看到Lewis变得更成熟、更圆融,因为当他接受邀约、到处走透透、发挥其效应的时候,他将会在各个场合会晤许多重量级人士,对于一个需要时间来做自己、找乐趣的人来说,这些事情会多得不得了,媒体不可能会留给他太多不被八卦小报爆料的空间;或者,他将会推掉所有的事情,只说:「他马的通通滚开,我只想要比赛。」届时即便如此,我也不会责怪他,然而,我们确实已经将他列在英国赛车手俱乐部未来的主席人选名单上!

所以,这些只不过是会进入他赛车手生活的外部干扰,因为你可以确信Lewis将有很长一段时间能够赢得许多比赛,一次世界冠军是不够的,对于任何重量级F1超级明星而言,多次称霸锦标才是目标,有时要经过多年的苦战、才得以进入争冠的轮迴,Lewis以几乎完全正确的路径拿到了第一次;直接强调自己很快就会拿到下一次,这可以大幅增强他的信心以及口碑──这就是他需要的!Lewis已经自封为「业界最佳车手」、就像他先前在上诉法庭上面对Ferrari的官司(比利时站受罚事件)所陈述的,但他现在已经获得了正式的认可,事实上,需要证明的并不是他、而是我们,这里我再回来谈到Stirling,对我们所有亲身参与这项运动的人来说,我们可以看得出谁有、谁没有,我们不需要书面的证明,Tony Brooks有、Gilles Villeneuve有、Ronnie Peterson有、Stirling有、当然Lewis也有,许多其他车手亦有、只是没能正确地显露出来,但那些所有获得认同的人都有一个共通点……他们适时抓住了机会,这就造就出了冠军、造就出实至名归的冠军,而那也就是他们未来行事的方式,我想你现在可以体认到:我认为Lewis的确是一位相当实至名归的冠军。

成 为世界冠军Damon Hill有话讲 

能够加入世界上最特殊的俱乐部之一,这是一种非常满足的感受,在精神层面上,你知道自己已经通过了这项运动最严苛的挑战之一、并且战胜了它,就个人来说,我对此感觉相当良好,我想Lewis也会是如此。

我认为他将会改变他进击这项运动的方式,儘管已经有了一次冠军入袋、做为本钱,但他大概还可以再待上12到14个赛季,如果他能够赢得其中的半数,他就可以击败Michael Schumacher的七届冠军纪录,但那确实是一项非常艰鉅的任务,今日的竞争远比以往更加激烈。

然而,对他人生最大的改变,会是失去命运之神在他获得成功之前所插进来的恐惧感,取而代之的将会是强烈的满足感,他会偷偷想着:「感谢上天,终于结束了!」那样想或许会很有趣,但是实际获得它会更有趣。

干得好,Lewis,欢迎加入本俱乐部。

欧洲大奖赛

「我打的是长期作战」

记者会迟到而被罚款,Lewis不发一语、对他颈部的不适保持神秘。他奋战获得第二,并承认:「儘可能多获得积分来準备下一场战斗,这是一种优势。」

成 为世界冠军Damon Hill有话讲 

匈牙利大奖赛

「车子从来没有这幺好」

Hamilton以竿位起跑,但是Massa在第一弯道攻下了他,然后他疑似辗过碎片而爆胎、落至第六——后来Massa引擎挂点,Lewis拉大了积分领先幅度。

成 为世界冠军Damon Hill有话讲 成 为世界冠军Damon Hill有话讲 

德国大奖赛

Hamilton自2007年季中以来再次获得二连胜。当安全车绕行时,McLaren叫他留在赛道上、而非进站休停,那几乎毁了他的比赛;但他在比赛中的稳定进取,竟然挽回了策略上的失败,他干掉Massa而获胜——并且再次领先积分榜。

成 为世界冠军Damon Hill有话讲 成 为世界冠军Damon Hill有话讲 

英国大奖赛

「这肯定是我所拿过最棒的胜利」

Hamilton在滂沱的大雨中压制整场比赛,他领先第二名的Nick Heidfeld超过一分钟,甚至将自己的队友套圈;这种强稳的表现,似乎成为Hamilton这兵荒马乱的第二个赛季的转折点。

成 为世界冠军Damon Hill有话讲 

法国大奖赛

「没有任何事情可以把我赶出F1」

马尼夸赛道上,由于强大压力的驱使,Hamilton在赛前ITV的访谈转播中失态地抨击媒体。以第13位起跑之后,他又因为一次不当超越Toro Rosso的Vettel得利、而被罚驶过休停站;他以第十名完赛,这是他在F1首度连续两站未得分。

成 为世界冠军Damon Hill有话讲 

 

加拿大大奖赛

「这条规则蠢透了」

在这条颠簸的赛道上获得排位第一,Lewis一直领先到一次安全车绕行;从休停站出来时,他未能在红灯之前停住,因而追撞Raikkonen、令他俩双双退赛,经过事故调查之后,赛事委员判决Hamilton将在下一场的法国站罚退十位起跑。

成 为世界冠军Damon Hill有话讲 

巴西大奖赛

Felipe Massa通过了终线——并且认为自己封王了。在比赛曲折的中盘,Hamilton跑在第六——他必须拿到第五、才能封王;然后在今年最后一站的最后一圈的最后一弯,Hamilton杀过Toyota使用乾胎的Glock、升上了第五,Massa的胜利转成绝望,Lewis成为世界冠军。

成 为世界冠军Damon Hill有话讲 

中国大奖赛

Lewis高低起伏赛季的第17章:在日本站挂零收场的一週后,他拿下了起跑竿位、决赛优胜加上最快单圈的帽子戏法大满贯,更有甚者,McLaren以压倒性的优势领先了每一圈。Hamilton以7分的领先迎向巴西站,去年同时,他也以相同的幅度领先Raikkonen……

成 为世界冠军Damon Hill有话讲 

日本大奖赛

他起跑失误,然后马上在第一弯道延迟煞车,令他遭到一次处罚;他又于第二圈被Massa从第六顺位撞掉,终场未能得分。

成 为世界冠军Damon Hill有话讲 

新加坡大奖赛

排位赛第二回合冲线时,Hamilton发现自己是第十,由于尚有其他车手还在跑,他忐忑地等待、直到证实对手无法缩短时间,遂以0.1秒的差距勉强挤进第三回合,最后总排位第二。週日的比赛断断续续出现安全车绕行,Lewis保持专注、而他的对手自毁比赛,他平稳地拿下第三,让他在赛季剩下三站的时候领先7分。

成 为世界冠军Damon Hill有话讲 

义大利大奖赛

在溼地上的排位赛第二回合第一次试跑时,Lewis和他的工程师以半雨胎赌赌看,结果雨势大为恶化,Lewis立即进站;第二次试跑时,他没能让煞车与轮胎提昇至足够的温度,令他出道以来首度未能进入最后回合。Lewis以第七名完赛,他整场比赛大起大落:最低时跑在第14、最高时又一度在第二,最后贴着第六名的Massa通过终线。

成 为世界冠军Damon Hill有话讲 成 为世界冠军Damon Hill有话讲 

比利时大奖赛

Lewis在雨中的终盘超越Kimi Raikkonen、拿下了戏剧性的优胜,他的超车动作被提报予赛事委员,但Hamilton仍然确信:「那是堂堂正正的行为,但你知道他们喜欢怎幺干,所以我们等着瞧。」最后坐实了他的顾虑、被加罚25秒而落至第三,McLaren选择提出上诉,后来遭到否决而驳回。

成 为世界冠军Damon Hill有话讲 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