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识别新型 >架势堂·一颗文化心在动 > 正文

架势堂·一颗文化心在动

离开一座城需要勇气,移居到另一座城需要耐心!从吉隆坡迁移到居銮,蛰居多年,洪瑞业这个文化人自此与这片山城,有了剪不断的情感连繫。“居銮在动”艺文活动如今来到第四届,正如他那一颗文化心始终在跳动!

特约:子若
图:邓珮珍、子若
今日登场:大马着名填词人、“居銮在动”创办人洪瑞业


架势堂·一颗文化心在动洪瑞业透露,办“居銮在动”的最终目的,旨在让当地年轻人及早看见艺文在生命中是可以创造的。

文化苦行僧 落脚蝙蝠城

七年时间,洪瑞业如苦行僧一般,努力体现一个文化人的精神,用一连串艺文活动挑战固有环境与生活脉络……

那天,在这座有“蝙蝠城”之称的市镇里起了一个早,只为了前往位于酒店附近的居銮湖滨公园;天微亮,那里已经来了许多晨运者,跟着大伙儿沿着湖边走着走着,走到一个小广场时,居然遇见了同样起了个早的大马着名填词人、“居銮在动”发起人洪瑞业。

彼此都没有想到对方会那样早起,更别说在公园里遇见。其实,这里是他跟孩子常来的地方,像所有父亲一样,他看着孩子如脱缰之马般自由自在于广场上奔跑,偶尔,他也跟孩子玩闹了起来,你一言我一语,慈父的模样自然流露。

他边玩边跟我和“红姐姐”洪绣晴聊起天来,咱俩此番特地从吉隆坡南下柔佛居銮(Kluang),完全冲着他跟他策划的“居銮在动”,而近年来鲜少亲身上场讲故事的红姐姐,也为这个活动献声,给当地的大小朋友讲绘本故事。

快乐陪伴孩子成长

早晨的不期而遇,自然不在採访计划内,然而,当我看到他跟一对儿女爬上小山坡离去的那个背影时,内心不禁感动起来!那是一个有担当的背影,不仅作为三个小孩的父亲,更多的是,一个文化人与这片山城情感的连接,如苦行僧般刻苦认真,努力去体现一个文化人身在地、心在动的精神!

回首当初,他纯粹为了让三个孩子远离吉隆坡拥挤的教育环境,搬离大都会,毅然决然回到太太的家乡居銮定居。按照原来的计划,他也没有想过在这个地方想做或会做任何特别的事,一心只想继续其词曲经纪工作,维持养家餬口的责任,再来,就是在这个有山有水的地方专心致志地陪伴孩子长大。

尚记得,2010年洪瑞业就做客《架势堂》了,当时是他移居到居銮的第一个跨年。在那次电邮专访里,他回答道,朋友质疑他离开吉隆坡的决定,于是他跟他们开了个玩笑,“如果一年后我没回到吉隆坡,意味着我已习惯了居銮。”当时专访距离他的一年大限尚有两周。

七年过去了,显然他没有再回到吉隆坡居住了,只是,人在居銮的他,却用一连串艺文活动,挑战固有环境与生活脉络,以致于多年来耳闻无数次“居銮在动”消息的我,终将心动化为行动,决定到居銮亲身参与他亲手筹谋策划,并已办到第四届的“居銮在动”,再次聆听这些年来他的日子过得如何。

架势堂·一颗文化心在动在弍号咖啡馆里,跨月进行艺文活动。

蛰居三年 按兵不动

离开一座城需要勇气,移居到另一座城需要的是耐心!洪瑞业于2009年把家搬到居銮后,他花了三年时间去“接地气”,用他身为写词人擅长的敏锐触觉,对此城一切事物进行入微的观察。

他接触一些曾在昔日帮忙经营海螺餐厅、小风帆音乐餐厅的朋友,当时此城也只剩下一家民歌餐厅,“偶尔会去看,但在车上听一听就走了。”他认为,时下听歌的人不能再满足于一把吉他、一个钢琴的呈献方式,并意识到民歌餐厅的模式,会在市场淘旧换新的铁律下失去立足点。

把友情的触角如章鱼般伸出去之后,他从人们口中了解到一个固有现象,那就是有在地人依然怀念九十年代夜店的全盛时代,并认为那才是居銮歌舞昇平的最好年代。

再来,当油棕价格大好时,当地会出现收购园坵的现象,在他看来,若果钱都如此埋在土地里,不管是园坵抑或建屋子,这对文化始终没有起着正面助益。

如同地球上每一个居住地,都离不开在固有环境与历史背景下,衍生出独有生活习惯与方式,这习惯久了即累积成当地的主流文化。洪瑞业直言,初时,内心的感觉是寒的,以致初来的三年里,他都按兵不动。

以乌克丽丽为号召

洪瑞业始终觉得,许多东西不能一路用同一个模式做到底,更何况,作为一个文化人,他理解这个地方需要新文化的冲击,于是伺机而动。直至2012年,台湾出现红不让的小吉他──乌克丽丽(ukulele),他的脑海闪现了一个念头,那就是办一个没有考试而纯粹开心地玩乐器的事情。

想做就做!2012年年杪,他跟太太决定开一个以乌克丽丽为主题的咖啡馆,“我的终极愿望是将它成为‘艺文空间’。”不过,他清楚知道这四个字之于人们,是陌生并会让人产生抗拒感,他说,最后取了“小食堂,小乐器”这个简单名字,顾名思义就是有东西吃、有乐器卖。

由于不曾有经营咖啡馆的经验,所以,乌克丽丽的热潮成了他用来吸引人们走进咖啡馆的一把利器。但凡事需要看到全局、看得长远,他明白一旦大部分居銮人都接触过乌克丽丽时,难免会迎来退热潮期。于是他同时开始往外跑,带着乌克丽丽推广课程(三个小时学六首歌)在全国的大城小镇跑透透。此举是为音乐推广,也是为积累生存条件。

破除固有模式 再创可能!

今年49岁的洪瑞业,骨子里始终流窜着不曾腐朽的音乐与文化血液,套一句他用来形容四年前的自己的话:“守不住寡”,他最终还是在2013年办了一个“小音乐节”,“不为什幺,只因为还是想落实‘艺文空间’这个理想。”在这个属于“居銮在动”前身的活动里,他找来了六组艺人轮番上阵演出,纯粹以音乐为出发点。

他坦言,当时反应没有想像中的好,然而,事有可为亦有不可为,这件事之于他却非常重要。在第一届“居銮在动”出现之前,他不定时在其咖啡馆举办不同类型的小艺文活动,并且面向不同社群团体,“但凡受邀的演讲者都有特定的嗜好或专长,有骑脚车、旅行、海底保育等不同领域的人。”他指出,如此就做了差不多卅场!

这是不可以小看的场次,尤其从他口中知道,有些场次的出席人数甚至少于十人,唯有经历过的他才知道,这是需要多少自信才能继续走下去的一条路!当然,支撑着他的其中一个关键点是,不同的主题可以接触到不同的社群,“如此一来,这家店面向的群众就会逐渐扩大了。”

架势堂·一颗文化心在动看见孩子的笑颜,即是看见未来!但未来取决于成人用什幺态度,对待一座城的生态与生活模式。

音乐,助人宣洩情绪

庆幸的是,这批前来演出的艺术工作者,都知道外面的世界正在发生一些创新的事,近的有“邦咯海岛节”,远的则有“简单生活节”,“他们都很清楚我想做什幺,所以,这些同道中人抱着帮忙的意图来到居銮。”

至于那些参与活动的在地人,他说,年龄层大概是卅岁以下,有的是在当地工作,有的则是逢週末从外地回到居銮的人。卅场小艺文活动下来,他开始认识这些所谓的顾客,后来都成了朋友,“他们也喜欢这样的艺文活动,但喜欢是一回事,愿意挑战这个大环境又是另外一回事,两者之间的角色扮演是有距离的。”

而他,终究扛起了这个重责大任,于2013年、2014年及2015年,持续三年办了三届的“居銮在动”,不问而知,艺文事业从来都不会一马平川,但他始终抱持的希望是,“外面的世界都在变了,居銮的孩子们不必等到上大专学院以后,才知道音乐是一条可以走的路。”

他认为,学音乐不纯粹为了考试,它可能可以成为生活中其中一个宣洩情绪的管道,“当他们面对过不去的关卡时,只要用乌克丽丽弹一首快乐的歌,说不定就可以过去了呀!”他觉得,这个获得比考取优异的成绩更重要,尤其当下的年轻人有很多情绪问题,这不失为梳理情绪的途径。

他提出了一个自问自答的问题:“为何有人愿意骑着脚车,从关丹沿着三号公路一直骑走到哥打峇鲁?”他解答说,表面上,它看似“年不轻狂枉少年”的举动,实际上,它能为年轻人建立自信心,亦是勇于挑战制式的生活模式,“只是,这些都不能用语言来说明,惟有通过活动去体会,若能开窍即能拥有了不同收穫。”

架势堂·一颗文化心在动对洪瑞业来说,如果从小艺文活动到居銮在动,能在青少年心里埋下种子,并走在艺术文化的路上,这就足够了!

响应同一个生活步调

只要身为人始终会有累的一天,尤其是心累。从2013年年杪到2015年走在艺文活动的这些年间,洪瑞业心生倦累,那是因为他看不到居銮人的凝聚力,“不是大家一起来改变社区,而是各自为政,这不是一个积极正面的现象呀!”

眼见整合的工作未成形,整个居銮却一窝蜂分掉这块正要长大中的艺文蛋糕,他对此情景确实有少许失望,间接使他于2016年停办一年的“居銮在动”,同时也把咖啡馆结束,“累了!需要休息了!”与其说休息,不如说是给自己一个自由的时间,到天下去沉澱、去感知,再去探寻重新出发的理由。

期间,他到了中国、台湾等地参与各种艺文活动,算是给自己心灵一个补给的机会,“我到了台湾的简单生活节,在那里,我发现它推广的是一个生活态度,群众非去不可并非冲着台上的表演者,而是这个社群里的每一颗生命,都在响应同一个生活步调,于是大家走在同一条路上,并且走在一起。”

他脑海里灵光一闪想到:如果继续做,会做什幺?“往年的‘居銮在动’只用三天两夜来完成,继续做的话,就必须要有大胆的变化。”于是,配合新咖啡馆弍号(Somehow Cafe)的落成,他把第四届“居銮在动”变成一个跨月活动,“七月和八月的每个週末持续进行。”

跨月进行,带动风气!

洪瑞业解释,三天两夜的活动很快成为过去,恰巧很多嘉年华会以此时间模式进行,“我不想让人们觉得,‘居銮在动’只是众嘉年华的其中一个。”所以,他决定拉长时间进行,“在拉长之余,它可以让居銮人想到:我能不能去弍号,因为那里有一场讲座,一个工作坊和一场演出。”

过去一个月内,在弍号轮番上阵的专场有舞台剧、音乐会、手作坊、绘画班、座谈会,甚至签唱会,他们之中不管是熟悉抑或不熟悉的脸孔,旨在打开一扇扇艺文之门,给大家趁兴而来,满载而归。

他的盼望是,在两个月内,可以让大家慢慢产生“我有这样的週末也不错”的想法。至于八月以后是否还会持续下去?他答道:“有可能……正在试着这个可能。”大家就拭目以待吧!长远而言,他期待有真心诚意的人愿意领养未来的“居銮在动”,让它的路走得更久、更远!

在这个专访里,听到的字字句句皆是利他的真心话,这不仅是他住在这座城,而是他也把这座城搬到心里去,于是起了爱之深说之切的情感。我想说的是,若要一座城市变得有灵魂,更有温度,就需要有说真话、做真事的灵魂,为它的风貌把脉、为其底蕴把关!儘管说易行难,但时间会是最好的证明。


相关阅读